中国羽绒工业协会 China Feather and Down Industrial Association

位置: 首页 > 会员信息 > 专访

专访

台湾合隆毛厂

民族骄傲  台湾合隆毛厂

台湾岛美丽、富饶,是祖国的宝岛。这里四周沧海环绕,境内山川秀丽,到处是绿色的森林和田野。台湾四季如春,山高林密、瀑多岸奇,山山水水被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塑造的婀娜多姿。在这一片盛景之中,轻柔的羽毛在此“繁衍生息”,创造出自己光彩夺目的奇迹。当今世界羽毛行业的冠上明珠,合隆毛厂在此孕育而生。

合隆毛厂创立于1908年,是在台湾耕耘了百年的羽毛制造企业,经过陈顺风、陈聚水、陈云溪、陈焜耀及陈彦诚五代人的经营及多次变革,在诚信和不断创新的坚持下,合隆毛厂已经成为世界羽绒行业的佼佼者。目前合隆全集团年营业额约在人民币9亿元,在国际羽毛产业中久负盛名。1989年,合隆是第一个回到中国大陆发展的台湾羽毛企业,并在深圳注册成立合隆企业(深圳)有限公司,以深圳为中心逐步向内陆发展。目前合隆在深圳、黑龙江、江西、山东等地都设有工厂,也曾在安徽、河南设厂,同时在德国、加拿大、日本也都有投资点,更掌握了冰岛雁鸭、加拿大白鹅羽绒羽毛等世界顶级羽绒的主要产量,这是百年合隆用羽毛创造的奇迹!

陈焜耀于2014年中羽协成立20周年庆祝大会获颁中国羽绒行业功勋企业奖,与姚小蔓理事长合影

临危受命,续写辉煌

1900年因中国经营环境较为艰困,合隆第一代经营者陈顺风带着侄儿陈聚水从福建渡海来台寻求新机会,并于1908年在台北设立公司。台湾合隆毛厂当时是经营古物回收:钢铁、酒瓶、羽毛(此三项为日据时代特许经营三大古物)及金属废弃品,羽毛是其中一项,合隆也是台湾最老的羽毛回收公司,至今已有百年的历史。当时台湾是日据时代,第三代陈云溪因受日本教育,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也受日本政府委托,经营羽毛的专卖。

第二代陈聚水(中)和第三代陈云溪(左)

上世纪40年代中叶,当时合隆的经营是以台湾出产的羽毛为主。随着业务的发展,台湾的原料已不足业务之需求。第三代经营者陈云溪经再三考虑,于1964年决定远赴南洋的新加坡投资,同时寻找新机会。陈云溪创立新加坡合隆,带动了整个东南亚市场(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香港等地)。从此合隆分为两个经营体系:台湾与新加坡,此举也是开创了合隆毛厂国际化的开端。

合隆毛厂(新加坡)

1970年代,日本的经济达到了世界的高峰,日本的消费者也开始寻找最好的寝具填充物,以符合他们的经济需求。此时,羽毛寝具的产品在日本开始营销。日本人对质量的要求非常的严苛,他们不断追求质量提升,连欧洲跟美国的供货商都很难符合日本人的要求。当时只有台湾的制造商能达到日本市场的要求:高质量及快速的服务。时势造英雄,合隆第三代及第四代的经营者倚着他们的智慧与能力,活跃于日本市场,同时也开始在台湾积极发展,巅峰时曾在台湾拥有六个生产基地。

第三代陈云溪和第四代陈焜耀

合隆发展至今,现任董事长陈焜耀是这家企业第四代经营者。1991年,合隆家族第三代经营者陈云溪虽然不希望陈家分家,然第四代决议分家:陈焜耀的堂兄陈信雄接手新加坡合隆,陈焜耀则接手台湾合隆,从此,陈氏家族的资源重整。在陈焜耀接手合隆后,由于整个亚洲的政经改变,致使台湾合隆的经营也不得不改变,台湾六个生产工厂只保留下大园厂。与此同时,合隆的日本市场份额也在逐步缩水,这使得陈焜耀考虑能不能和疏远已久的美国人做生意,于是他再度积极开拓美国订单,1994年一笔大订单重燃了陈焜耀的生机:美国一家名为Pillowtex的公司突然下了一笔大订单,要求准时交货、里面不能有石头与杂毛。合隆多年来在日本市场摸爬滚打,对高质量、严格要求已是驾轻就熟,保质保量的提供产品更是不在话下。同时合隆和美国太平洋海岸羽毛公司(Pacific Coast Feather Company)也维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成功打回久违的美国市场。

陈焜耀和Jerry Hanauer(太平洋海岸羽毛 前CEO)

原来市场依然存在!这让陈焜耀兴奋不已。在新希望的鼓舞下,他立即展开积极地调查研究,并发现国际市场的羽绒需求在不断增长,而来自各国、各地区的产品规格却原来越乱;中国大陆羽绒加工业正在崛起,但是质量良莠不齐。陈焜耀暗自庆幸:合隆还是有发展机会的。一个重整旗鼓、振兴家业的规划在陈焜耀的心里慢慢成形,在他的掌舵下台湾合隆的崭新历史由此拉开帷幕。

抢占高点,掌握原料

这正是20世纪与21世纪交替的时期,也是世界经济大变革的时代。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逐步加快,市场风险与机遇并存。此时此刻谁抓住了商机,谁就有可能主宰世界经济的一隅。

合隆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抢占国际羽绒羽毛市场的制高点。羽绒是期货,行情瞬息万变。如果不能准确掌握原料价格,就会面临赔钱的风险。有可控的原料来源对羽毛商来讲至关重要。所以抢占国际羽绒羽毛市场的制高点,建立上游原料供应体系,实现有质量、高价位的国际羽毛垂直整合布局是新形势下发展的关键之所在。为了实现国际采购、国际分工的布局,合隆进而在加拿大和德国进行投资。

要想掌握原料来源,聚拢世界各地的羽绒收购业者是重要的一环。先“舍”才会有“得”,合隆让出加拿大分公司、德国分公司的部分股份给当地经营者,让他们成为共同经营者。在丰厚股权利益的驱使下,这些业者积极地把北美和德国周边国家的羽绒货源交给合隆。这样一来,合隆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收购到产自全球最知名的加拿大、波兰、匈牙利的白鹅绒。合隆上游的原料供应体系也迅速建立起来。在建立了相对稳定的上游原料供应体系后,合隆就有了整合世界羽绒市场的主动权。

合隆毛厂深圳厂

上游原料供应有了保障,下游加工有了基地,合隆就具备了羽绒加工的国际分工优势。例如欧美拥有优质北极圈白鹅绒,却因当地人工价格昂贵,无法进行更精细的加工。合隆就有能力能把欧美白鹅绒运到中国大陆进行精加工再把加工好的羽绒运回欧美市场,而加工成本只有欧美当地的十分之一。

台湾四面环海、土地面积狭小,人口数量相对较少,经济规模因此也相对较小。台湾的羽绒产业想要创造大的利润,就必须走向国际,与世界接轨、善用国际资源。台湾与中国的关系更是密不可分,中国自对外开放以来,就拥有相对较低的劳动和土地成本、丰富的原料资源、广大的内部市场,十分利于上下游产业的整合。

合隆就充分利用中国地区优势以促进国际分工。如深圳厂的设立,是考虑内、外转运,信息的便利性,并可用作研发基地。黑龙江厂则是便于掌握高质量原料;江西厂的设立有利于优质原料以及较低人力资源成本的获取。此外,合隆也尝试不同的技术改良、结合以达到研究与发展的目的。

正因为合隆的国际分工优势,这让众多羽绒业者主动与合隆建立起长期合作关系,董事长陈焜耀也就能站在全球羽绒羽毛市场的制高点纵横百业,指挥自如。偶尔遇到业界波动,他也能洞悉在先,在其他企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出奇制胜。由于站得高、看的远,他总是能够快速、准确的判断各种机会的价值和前景。因此下手极快又准,往往收效甚佳。人们称他“智高人胆大”。

[ 1 ][ 2 ][ 3 ]

相关新闻

会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