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羽绒工业协会 China Feather and Down Industrial Association

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非活证书

非活证书

保护动物福利 发展绿色人道羽绒业

今年5月,国外某动物保护组织发布了一则标题为“穿了多年的羽绒,今天才知道它是这样来的”的报道。报道用子虚乌有或者诱骗钓鱼的“所谓事实”,极尽煽情之能事,将中国羽绒行业描述为一个血淋淋的、虐待动物的产业,并号召消费者抵制羽绒和羽绒制品。面对污蔑,中国羽绒工业协会迅速查清了该组织诱骗调查的情况,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用行业事实进行回击,并重申了中羽协支持保护动物福利的立场。

2009年以来,国外媒体和动物保护组织多次针对中国羽绒行业进行抹黑和攻击,中国羽绒工业协会也多次向国内外消费者澄清事实,挽回影响。我们除了从中意识到国外对中国羽绒行业的深刻误解外,还可以明显感觉到国外消费者对保护动物福利的重视程度。同时,近几年我国国内消费者保护动物福利的意识也开始明显加强,对于立法保护动物福利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涨,国内相关部门也已经开始着手制定保护动物福利的法律法规。对动物福利的保护,是众多涉及畜牧、养殖业的产业未来一段时间需要重点把握的方向。

国内保护动物福利意识不断强化

随着国内社会的不断发展,虐猫、虐狗等虐待动物的事件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民众开始关心动物福利问题,提倡保护动物福利的呼声在国内也越来越大。

2007年,中国作为主权国加入了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但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中国尚无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动物福利立法。目前实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主要针对保护、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定,对保护动物基本福利的条款则语焉不详。

20099月,中国首部由专家建言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以期通过法律手段实现保护动物基本福利的目标。不过该《动物保护法》并未进入立法机关的立法计划。2014年,我国首个动物福利标准《农场动物福利要求·猪》由中国标准化协会批准发布。根据此《标准》要求,猪在饲养、运输、屠宰过程中应得到良好的照顾,避免遭受不必要的惊吓、痛苦或伤害。不过,专家介绍,与国外的动物福利法相比,它还仅仅是个行业标准,对于达不到要求的企业,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

与中国相比,欧美动物保护法律建设已较为成熟,许多国家在19世纪就基本完成了防止虐待动物的立法。到21世纪10年代,已有100多个国家推出了有关反动物虐待的法案。以德国为例,其《动物保护法》强调:对于动物的生命,人们应该像对待在心智能力上居于同等层次人的生命一样尊重。在德国买鱼不能把活鱼带回家,在鱼出水前要将鱼一下处死,以尽量减少活鱼在离开水的情况下憋死的痛苦。如果执意要把活鱼带回家,必须去药店买一粒“晕鱼丸”,这种“晕鱼丸”放入水中后立刻融化,鱼儿在几秒钟后就会被麻醉而晕睡,在宰杀时,鱼就不会有丝毫痛苦了。

相较于许多国家堪称严苛的动物保护法,中国保护动物福利的立法进程与社会认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世纪80年代,德国经济发展部的副部长出访中国,强烈要求中国屠宰家畜要进行麻醉,这对当时的国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今天,所有中国现代化屠宰厂都采用了电击麻醉或者是二氧化碳麻醉,这就是进步。

近两年,民众对保护动物福利的呼声已经开始成为主流,相关机构对动物福利的标准与法规的制定也开始纷纷启动。20163月,中国兽医协会召开“畜禽养殖、运输和屠宰福利标准制定会议”,宣布将联合多家国内企业研究和制定我国肉鸡、蛋鸡、肉牛、奶牛、生猪等畜禽的动物福利标准,进一步推进我国畜牧兽医行业的动物福利水平。而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也在今年8月联合中国兽医协会和新华公益开始进行保护动物福利相关的宣传工作。

可见,在中国保护动物福利已经是大势所趋,并且推广保护动物福利思潮的时机已经相对成熟。在各个相关机构的努力下,我国保护动物福利的标准制定、立法进程以及公众意识都会得到迅速提高。在这个过程中,羽绒行业也要着手开展动物福利的保护工作,走在社会前列。

被曲解的羽绒业需要告知大家真相

尽管羽绒行业目前对于鹅鸭福利保护的相关政策和法规还不齐备,但虐待鹅鸭的行为也是极其罕见,并不像国外媒体或者动物保护组织污蔑的大多数羽绒都是来自活拔。受不公正、恶意中伤的负面报道所影响,中国羽绒行业在动物保护组织和爱好动物的国外消费者眼中被曲解,蒙受了不白之冤。

无论如何,关于中国羽绒行业这几点事实是肯定的:

1、羽绒羽毛的来源

作为羽绒制品的填充料,羽绒羽毛源自鸭和鹅的体表,属于鹅鸭肉食品工业的副产品。

2、鸭绒和鹅绒的比例

在中国羽绒总产量中,鸭绒约占90%,鹅绒占10%。因为中国喜欢吃鸭肉的人多,鸭的生长周期短,一般在40天左右,而且可以每天孵化,每天出栏宰杀,不受季节的影响。而鹅的生长周期较长,需要5-6个月的时间,每年只能春季孵化一次,而且喜欢吃鹅的人又少,因此,鸭的产量远远高于鹅。

3、“活拔绒”的由来和现状

a.由于鸭的生长周期短,规模化养殖发达,产量大,鸭绒价格相对鹅绒低廉,因此在鸭的养殖、屠宰过程中,不可能存在活拔的行为;

b.“活拔绒起源于东欧国家在鹅的脱毛期辅助其换毛的古老习俗,只存在于极个别的鹅的种群中。自上个世纪传入我国后,活拔绒因有悖于动物福利保护、生产成本高等原因始终没有被广大鹅养殖户普遍采纳。自2009年以来,随着动物保护组织的关注和监督,以及中国羽绒工业协会在行业中倡导拒绝活禽产品的号召,活拔绒行为在中国羽绒行业已经很难再有立足之地。由于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提升及活拔绒会造成鹅死亡率的上升,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去做活拔绒的生意了。

4、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的立场

中国羽绒工业协会支持动物福利的保护,反对虐待动物的行为,引导行业坚决履行社会责任。自2009年号召企业签订非活禽产品信誉保证书,自觉抵制采购、加工、销售活拔毛产品的行为以来,已经有数百家企业对保护动物福利做出郑重承诺。我们绝不允许任何组织和个人借题发挥,恶意夸大事实、中伤、抹黑中国羽绒行业。

今年7月,中羽协赴受境外组织攻击较多的六安,就六安养鹅业对鹅的福利状况保护进行了调查,并就保护鹅鸭福利的看法和态度与六安当地养殖企业、六安政府相关部门交换意见,大家对保护动物福利的做法均十分支持。在此之前,中羽协已经在2009年开始发起的“非活禽产品信誉保证书”活动的基础上,开始着手联合多部门推进保护鹅鸭福利的相关标准和法规政策的制定与实施。

保护鹅鸭福利已经成为中国羽绒业全体共识,符合当今社会保护动物福利的共同意识,对行业未来的健康发展十分重要。

国际羽绒羽毛局发布白皮书讲述羽绒业实情

与中国羽绒行业相同,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羽绒行业也在遭受着某些动物保护组织的诬陷,被消费者所误解。为了保护羽绒行业的正当利益,澄清事实,减少类似恶意攻击对行业的影响,国际羽绒羽毛局也在今年发布了题为《羽绒羽毛行业的可持续和人道实践》的行业白皮书。

白皮书详细介绍了羽绒行业的基础情况,对行业内鹅鸭福利保护现状进行了简要阐述,并向社会大众表达了羽绒行业认可保护动物福利的立场以及今后为之努力的方向。白皮书的主要内容包括:

1、全球羽绒业当前现状和事实

羽绒制品在全球普及率较高,羽绒寝具、服装和户外产品在近些年受到的关注和监察在增加,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想要了解相关企业善待动物的举措。通过调查全球羽绒羽毛产业及羽绒羽毛是如何被获取以制造产品的过程,发现羽绒业当前现状和事实:

1) 全球羽绒羽毛的需求非常大,因为羽绒羽毛既轻盈又保暖,其产品包括枕头、毯子、被子、床垫、冬衣、手套及时尚大衣,还有诸如睡袋和保暖服装等的户外用品;

2) 羽绒羽毛是全球食品工业的副产品。从2009-2013年,平均每年有27亿只鸭子和6.53亿只鹅被养殖用于肉食生产。没有农场会为了单纯获取羽绒羽毛而养殖鹅鸭;

3) 羽绒弃之为废,聚之为宝。作为全球食品行业的废弃产物,将羽绒羽毛收集、清洗、消毒并制成寝具、服装和户外装备,羽绒行业为全世界的可持续性发展做出了贡献;

4) 目前为止,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羽绒羽毛生产国,因为鸭肉是中国人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中国有庞大的鸭养殖量。欧盟(EU)是羽绒羽毛生产的第二大重要区域;

5) 在食品和农业行业有动物福利法,羽绒羽毛的生产商和中间商已签署了遵守这些法规的承诺,以便加入行业组织,如:羽绒羽毛行业的全球性协会——国际羽绒羽毛局(IDFB,以及IDFB成员国及地区组织,如美国羽绒羽毛理事会(ADFC)、中国羽绒工业协会(CFDIA)。

6) 羽绒羽毛产品源于自然,绿色环保,相比人工合成材料,其加工过程中的碳排放量更低。

2、现行约束羽绒业的动物福利标准

来自鹅鸭的羽毛绒是食品工业的副产品已很明确,因此这些动物的待遇遵循食品工业的行业标准。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根据旧有名称“国际兽医局”缩写)是一个重要的动物福利组织,她有180个成员国,是动物健康方面国际推荐组织,也是保护动物福利方面国际领先组织。OIE在动物福利方面设定标准的目的是消除动物屠宰前或动物产品初加工中潜在的危害,这两点都可能成为消费者面临的风险来源。OIE受益于和兽医及卫生机构的直接合作,其中包括在成员国中施行动物健康及福利措施及其他标准和指导方针的政府及非政府组织。

为动物福利设立标准的另一个领导者是欧盟,保护动物福利在欧盟已经推行倡导了40多年。1998720日,关于保护农场养殖动物的欧洲理事会指令98/58/EC制定发布,欧盟在保护动物福利的问题上取得重要进展。这一立法对保护各种以肉食、羊毛、皮、毛生产(或其他农业目的,包括鱼类、爬行动物或两栖动物)为目的而养殖的所有动物提出了总体规定。这些规定基于“保护农业目的养殖动物的欧洲公约”,反映了所谓的“五种自由”,包括:

l  享有不受饥饿、干渴的自由;

l  享有生活舒适的自由;

l  享有不受伤害、痛苦和疾病的自由;

l  享有表达天性的自由;

l  享有不受惊恐的自由

在美国,肉食目的养殖动物的福利法规由美国农业部(USDA)设立。大部分肉食目的养殖动物已涵盖在1958年人道屠宰法案之中,该法案明确了动物在屠宰过程中应该被如何对待。此外美国的许多州有对一般动物福利及农场动物福利的其他法规。

中国是另一个羽绒羽毛采集受到严格管理的国家。中国羽绒工业协会(CFDIA)代表政府在设立羽绒羽毛产品行业规定、解决国际贸易纠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也在积极处理羽绒羽毛生产商、零售商及终端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此外,CFDIA支持动物福利的保护,反对虐待动物的行为,引导行业坚决履行社会责任。

3、羽绒羽毛可追溯性

羽绒羽毛的采集标准是建立在深入、科学的文件基础上的,这些文件能够检验现行方法并确定如何提高禽鸟的福利和福祉。羽绒羽毛的全球供应链包括广阔的实验室网络,以对市场中羽绒羽毛的质量进行分级和监管为目的开展检测。在品质监管过程中,这些实验室的代表亲自访问包括欧洲和亚洲在内的成千上万个鹅鸭农场。国际羽绒羽毛检测实验室(IDFL)总裁Wilf Lieber讲到,他的团队自2008年起已经施行了400多次可追溯性的审核,涵盖亚洲、欧洲、北美2000多处不同的地点。包括农场团体中的单独个体在内,记录在案的地点数量目前超过10000个。

IDFL审核工作包括羽绒羽毛供应链的每一部分,涵盖农场及其他原材料的来源、屠宰场、人工合成纤维加工商、羽绒羽毛加工商,以及成品缝制工厂。

Wilf Lieber先生称,生产商和买家在记录供应链上付出的努力已经传递出关于人道采集羽绒羽毛的积极信息。事实上,IDFL实施的审核证实活拔鹅鸭的行为远比传闻中的少,Lieber先生估计活拔行为少到不足行业的1%,这一判断已经在IDFL与其他审核机构的探讨中得到了证实。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欧洲国家允许从活的禽鸟身上获取羽绒羽毛,但必须是在换羽期并符合明确的法律规定条件下。脱羽(或换羽)是指禽鸟自然更换羽毛。换羽是自然而然的,但却是个复杂的过程,因为禽鸟必须保留一些羽毛来保暖;当新的羽毛已经成熟,旧的羽毛就会脱落。鹅的换羽使得在羽毛绒从鹅体脱落后可以被收集起来。在换羽期,可轻轻地刷或梳理鹅来移除松散的羽毛绒。这一收集过程受到许多规定的管理,包括“保护农业目的养殖动物”的欧洲公约。根据这一标准,获取羽毛不能在换羽期以外进行,并且法律严禁活拔行为。作为可追溯项目的一部分,欧洲羽绒羽毛协会(EDFA)多年来致力于检查并监管农场及养殖场,确保全欧洲符合这些标准。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一份来自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题为“羽绒生产中从活鹅体获取(收集)羽毛方式的科学化建议”的文件。该文指出,在换羽期,只要能避免疼痛,并在一个受控体系中(如刷或梳理鹅体)确保仅有换羽被收集,采集活禽的羽毛绒是可以操作的。无论如何,据此文估计,全球99%的羽毛生产源于食品工业的副产品,这意味着全球羽毛绒生产中仅有1-2%采集自活鹅。IDFL发现这一极小部分趋向于是在东欧国家获取的,特别是在匈牙利,有不到10%的羽毛生产采集自活的禽鸟。EFSA的报告注意到这一区域内未经训练农户所采用的不当行为正在逐渐减少,报告还指出强制活拔的鹅毛可以明显和换毛过程中脱落的羽毛区分开。此外,活拔鹅的羽毛绒还会对鹅造成伤害,对农户而言也不经济。

从全球层面来看,IDFB既不支持也不宽恕从禽鸟活体非法获取羽毛绒的行为,所有IDFB成员(包括欧洲、亚洲、美国的国家贸易协会以及全球的个体企业)都遵循人道对待禽鸟的相同标准。

因此,全球羽绒羽毛制品生产商都对其供应商进行监管,确保遵循行业标准并坚持用人道的方式对待禽鸟。例如,美国羽绒羽毛理事会(简称ADFCIDFB成员)要求其成员签署承诺,声明不会宽恕非法获取羽绒羽毛的行为并且不使用采集自活体动物的羽毛。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的会员单位,坚持相同的承诺。据中羽协理事长姚小蔓介绍,会员单位被要求签署“非活禽产品信誉保证书”,自愿遵守动物福利保护相关细则,拒绝生产、加工、销售活拔羽绒羽毛。自组织签署以来,每年有超过百家家会员单位签订非活证书。

另外,活拔直到二十世纪才传入中国,但此行为始终没有被广大中国农户普遍采纳,在2009年非活禽产品信誉保证书组织签署之前就如此,原因在于此行为不仅有悖于动物福利保护,还会造成较高的生产成本以及禽鸟死亡率。因此,活拔行为在中国羽绒行业已经不再有立足之地。

4、羽绒业的可持续性

随着环境保护意识的不断增强,生产对环境的影响让人想要了解,衡量生产商品对环境所造成影响的测试规则应运而生。近期,作为一个试点项目的一部分,一项关于羽绒羽毛的产品类别规则(PCR)被制定,用来准确测量产品碳排放量(CFP)。羽绒羽毛被列为中间产品,也就是被买卖用于最终产品或服务的商品。这些商品由一个产业卖向另外一个产业,用于转售或生产其他产品。

该产品类别规则对羽绒和羽毛均适用,覆盖了全部生产过程,从水毛(指刚从禽体获取的羽毛绒)的运输,通过预处理和预分毛(其中包括将羽绒羽毛进行提纯),到精制加工过程和预水洗,再到废品的恰当处理等,以及处理品的处理工艺,如焚化和掩埋等,还有回收产品的初步回收过程。产品类别规则仅适用于中间产品或B2B产品所使用原材料的获取和生产阶段,也包括和运输相关的规定。

羽绒羽毛产品类别规则收集的数据显示,该产品的碳排放比合成材料低,主要原因是羽绒羽毛来源于食用鹅鸭养殖过程中的废品回收利用,诸如“鸭养殖”和“鸭屠宰”的过程不被此产品类别规则包含在内,因为原始目的在于养鸭食肉,羽绒羽毛是一项副产品或废弃品。

养殖业规模十分庞大,不是所有作为副产品的羽绒羽毛都能用于生产寝具和服装。事实上,据EDFA估计,羽毛床品加工行业仅在德国就产生950吨的废羽毛,放眼欧洲市场,这一数据将增至数倍。常规废羽毛由废物处理公司运至处理厂或用焚化炉焚毁,这一现实激发了EDFA委托位于德国的霍恩海姆大学进行一项研究,来确定家禽羽毛能否作为有机氮肥用于农业和园艺。

研究发现羽毛释放氮具有相对快速率和持续性,羽毛粉作为肥料的效力等同于已经在农业和园艺中用作有机肥的角粉。因此,这项研究进一步验证了羽绒羽毛制品比那些由合成材料制成的产品更具可持续性,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是食品工业的副产品,而且当其使用寿命终结时,仍可最终被回收利用。

5、白皮书结论

羽绒羽毛是庞大的全球食品工业的副产品,没有农场仅为获取用于寝具、服装和户外装备的羽绒羽毛而饲养鹅鸭。事实上,从鹅鸭活体上拔取羽绒羽毛对行业是有害的,因为这种行为有损禽鸟和羽毛绒获取。农业和食品工业中的动物福利法促进鹅鸭的人道主义待遇提升,羽绒羽毛生产商和大多数中间商必须签署承诺保证遵守这些法律才能成为羽绒羽毛行业组织的会员。

羽绒羽毛不仅是一项副产品,更是在食品工业中变废为宝。在消费用禽类被屠宰之后,羽绒羽毛不需增加垃圾填埋的负担,而是经清洁消毒后被回收利用于羽绒产品,对全球的可持续性做出贡献。不仅如此,因羽绒羽毛产品源于自然,具有环境友好性,其制造过程中的碳排放量低于合成材料的生产排放。

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后,保护动物的福利也成为人道发展的必然。尤其对羽绒行业而言,保护动物福利,让全世界看到一个人道、绿色的行业,是每一个从业人员都需要努力的目标。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