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羽绒工业协会 China Feather and Down Industrial Association

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汇率博弈:纸上富贵总是空

国家海关总局的新数据使得对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远远没有到位的担忧,再次得到证实。据海关总署12日发布的数据,中国5月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1332.2亿美元,同比增长23.6%,实现贸易顺差130亿美元,同比增长44%
   
   
各种意见纷纷出台,问题被引向对于央行调控举措、出口退税等宏观政策以及人民币加息和汇率上升压力的种种猜测。
   
   
这些表象猜测后面是中国经济仍然难以摆脱出口导向的现实。我们无法回避如下事实,人民币汇率在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面前面临巨大的升值压力,但汇率上升仍是表象。如果顺差是在中国的劳动生产力与产品附加值提高的基础上自然生成,那汇率上升说明中国经济能力的增强。我们不仅不应恐惧,反而应为此大声喝采。
   
   
但我们仍然恐惧于汇率上升的压力。谁都明白,在顺差的背后是外企得到实际富贵而中国得到纸上财富,是劳动生产率迟迟无法突破瓶颈,是粗放型经济方式如影随形,是劳动力大军四处寻找就业机会,是通货紧缩的压力下存在的通货膨胀阴影。
   
   
但我们开出的药方不应是违背世界市场通用的语言规则,进行强顶,如提高关税应对国外的反倾销诉讼,坚持不动汇率等僵硬的举措。当然,如果是谈判时的策略之举则另当别论。
   
   
每项政策都存在反向效应。70多年前,美国在经济不可抑制地滑向衰退之际,通过了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初衷是希望通过提高关税树起壁垒,将美国人日渐萎缩的需求从进口商品引向本国产品。但结果却大相径庭。其他国家纷纷对美国以牙还牙,贸易壁垒泛滥成灾,二十年代末的那波衰退最终演变成三十年代的大萧条。
   
   
而日本在上世纪一再坚持汇率不动之后,不得不在广场协议面前低下头来。此后,日元汇率在10年间里升值近3倍,日本住宅用地价格年均上涨14.41%、商业用地价格年均上涨15.6%。泡沫经济破灭前的日本,东京地价等于整个美国的地价总和。日本人一生积蓄却无法买得起东京的一个房产。
   
   
我们所面临局面的严重性更甚于日本,日本虽然有资产泡沫,而其技术创新能力与出众的劳动生产率是实实在在的,这使得日本经济在历经泡沫劫难后仍有咸鱼翻身的机会。而在我国,对外,出口导向型经济基本未变;在国内,是房市与股市成为两大雕花而中空的经济支柱。
   
   
美国的房地产业涉及美国GDP的三分之一,中国想必更高,牵涉面更广。倘若房价在调控政策下直线下跌,我们无法设想,有哪个行业可以填补这块巨大的空缺。就股市而言,积弱的美元在吞噬中国的外汇投资效益的同时,还使得亚太股市花团锦簇。中国股市上涨就有国外资金的功劳,外汇管理当局虽然屡屡提醒国际游资的风险,却无奈于资本的逐利本性。泡沫越积越高,通过资本市场,我们也获得了更多的纸上财富,而多数民众像当年的日本人一样难得到大城市中心一寸之地。
   
   
此时要做的,除了猜测政府宏观政策之外,我们的眼光不应再关注纸面富贵,而应关注国家与民众的实际家底。所幸政府虽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在汇率等问题上仍然保持着充分的理性。温总理一再强调,中国并非有意操纵汇率。
   
   
但如果我们津津乐道于纸面富贵,将延误中国企业提高生产率的最佳机会,甚至作出刺激泡沫增生的错误决策。
   
   
有时纸面富贵可能压垮一个国家。日本签定广场协议后,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日本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老老实实改革本国的金融机构与企业结构。
   
   
面对压力,除了让企业更加市场化、提高企业效率与创新能力、增加民众的实际家底,难道中国还有什么别的捷径可走吗? 
    
   

相关新闻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