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羽绒工业协会 China Feather and Down Industrial Association

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北方农村成假羽绒服重灾区 真维斯等屡上黑榜

  羽绒价差超五倍 北方农村市场成假羽绒服重灾区

  李溯婉

  一直以来,羽绒服装行业乱象丛生,掺假或偷工减料的情况不时发生。而自去年来,受H7N9禽流感影响,羽绒原料供应量减少并引发价格猛涨,进一步增加了羽绒服的生产成本以及质量风险。

  “不同原材料之间的价格相差非常大,例如我们一件春装薄羽绒童装,羽绒成本需要160元,而周围有企业的童装羽绒服成本只要30元,价格相差超过5倍,如此之低的价格肯定买不到纯正的羽绒,可能用鸡毛、鸭毛粉碎来当填充物品。价格过低的羽绒服里面的填充物,甚至可能是用棉花或黑心棉打碎的,对人体健康非常不利。”从事羽绒服生产及销售多年的周毅(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在采购鸭绒时,虽然他会要求供应商出具相关检测证书,同时在现场看色泽以及拈重量等。即使如此,他还是“中过枪”,并为此付出过惨重的代价。目前,因内地羽绒原料鱼龙混杂,掺假比较严重,周毅基本都是到香港地区采购。

  假羽绒难发现

  “有些假羽绒比较明显,可以直接看出羽绒中夹杂着黑毛、白毛等,但有些经过特殊处理,将鸡毛、鹅毛或棉花打碎,和真正羽绒掺和在一起的,仅凭肉眼未必能看出来,江苏、浙江、广东等地羽绒供应商皆出现过掺假的情况,羽绒原料采购质量监控很难,香港地区的质量相对有保障些,而且价格甚至还比内地的低。”周毅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假如在内地市场被检测出不达标,一般要求下架并罚款一万元,但假如是出口的话,损失就惨重了。我们几年前曾有一批出口羽绒服,因在韩国检测出不达标而被要求退运,办理过程非常复杂,仅退运的海运费就花了十几万元,而销毁的货品加上合同赔偿额,损失更大。”周毅谈到,有了之前惨痛的教训,这几年来他不得不加紧从多方把关,除了在原材料采购上更加谨慎,还派专职的人到代工厂督工以及将产品送检。

  实际上,不只是周毅,真维斯等知名服装品牌的羽绒服也时常上黑名单。

  去年12月底,国家质检总局公布的对60家企业生产的60批次羽绒服装产品的抽查结果显示,共有5批次产品不符合标准,真维斯服饰(中国)有限公司(下称“真维斯”)、七波辉(中国)有限公司(下称“七波辉”)、大华服饰有限公司、无锡市日月童神服饰有限公司四家公司被抽检的羽绒服装含绒量不合格,而江西深傲服装有限公司生产的“深傲”羽绒服,则被检测出面料纤维成分实测与标示名称不相符和耐水色牢度两大问题。

  据国家质检总局这次抽查公布的情况,真维斯被抽查的男装羽绒上衣的羽绒含绒量明示值为87.0%,实际值为82.3%;而七波辉中长绒服水分最多,明示值67.0%,实测值仅36.8%。

  时隔不久,真维斯品牌再次上了黑榜。

  今年1月28日,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下称“上海质监局”)公布对上海市生产和销售的羽绒服装产品质量进行专项监督抽查结果,共抽查产品40批次,不合格4批次。其中,上海真维斯服饰有限公司一款男装羽绒外套以及上海琴健服饰有限公司的一款雪羽品牌女装羽绒服被检出羽绒含绒量、羽绒绒子含量不合格。

  真维斯内部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现问题的产品不是来自真维斯自有工厂,而是由一家外包的代工厂生产。

  不过,真维斯内部人士否认出现问题与原料涨价有关,称这次服装上的明示值与国家质检总局的实际值只有不到五个百分点的偏差,这家代工厂应该不会为了节省这一点点原料成本而造假,假如差距大,则不排除这种可能。

  杭州一家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羽绒供应商,很难做到每批羽绒含量都一致,该公司仅为第一批羽绒原料提供检测证书,但每个批次含绒量未必都一样,而且羽绒在不同检测机构检测的结果也未必一样,可能会存在几个点的偏差,下游服装企业要保险起见,还是需要批批送检,但这样会增加成本,许多代工厂未必能做到。

  成本上涨或是诱因

  去年9月,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理事长姚小蔓曾提到,由于受到H7N9禽流感疫情的影响,中国羽绒原料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短缺,市场一度出现恐慌,价格扶摇直上,创造了历史之最,中国羽绒行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考验。

  由于货源紧缺,去年不少羽绒原料价格上涨50%甚至翻了一番,目前价格依然处于高位,一吨鸭绒最高涨到了60万元。相比鸭绒,白鹅绒价格更高,90%含量的白鹅绒目前的收购价已经达到95万元/吨,质量好些的白鹅绒价格甚至冲上百万元一吨。

  周毅表示,近年来羽绒成本逐年增长10%~20%,去年增长最厉害,加上珠三角、长三角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使得一件羽绒服综合成本大约提高了三四成,但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以及天气等原因,终端价格涨幅有限。不管是原料供应商或是代工环节,都可能出现掺假情况。

  周毅还表示,一线城市品牌服装专卖店出现问题羽绒服的情况相对较少,而一线以下城市以及乡镇的问题羽绒服逐渐增多,北方农村市场以及网店则是假羽绒服销售的重灾区,这与监管力度以及羽绒服价格都有关系。一方面,农村以及网销质量监管很弱;另一方面,一分钱一分货,例如在网店或农村不时可以看到售价99元的羽绒服,按正常的情况这还不足成本价,但羽绒服前期投资大,一旦压货,资金压力也很大,因此一过冬天,羽绒服打折特别厉害,令羽绒服市场终端价格很难上去。不少假羽绒服也都打上打折清仓的旗号,消费者很难分辨出来。

  不同于翡翠真假检测,一件翡翠检测成本大约只需10~20元,而且一般一个小时就可以得知结果,羽绒服的检测费用明显高出许多。记者咨询多家检测机构后得知,羽绒服检测收费一般需要几百元到上千元,一家检测机构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检测羽绒服表面看技术含量不大,但过程比较复杂,而且检测需要时间很长,例如测含量,将服装剪开后,需要通过手工将羽和毛一点点分开后再称重量,往往一名工作人员一天只能检测一件。

  由于假羽绒服盛行,不少羽绒服装企业反映生意越来越差,正进入恶性循环,要改变这种现状,一方面需要整个行业自律,从羽绒供应商开始加强检测,另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加大监督以及处罚的力度。

相关新闻

资讯